一元100个赞秒到:起底被快手封杀殷世航:13岁辍学微商发家,直播一晚赚辆劳斯莱斯

daiit|
47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林红瑜

  又一主播被封杀。

  谁呢?“求婚一哥”殷世航。

  5月17日,快手电商直播平台发出整治公告表示,前日在平台进行求婚直播的网红殷世航,因为存在炒全民k歌刷多少币才能到白金作卖货、低俗表演、虚假宣传等违规行为,遭到用户举报23万余条,平台对此已经封禁殷世航的电商小黄车和直播功能,将彻查所出售的商品质量。

  图源:快手小店

  现在,在快手搜索“殷世航”,未找到当事人账号。粉丝800多万的网红,目前被官方封杀账号。

  抖音上截至5月17日下午四点还能看到这位“作妖”网红。

  坐拥640多万抖音粉丝,殷世航热度仍然不低,获赞总量已经超过1.4亿。该账号的橱窗,卖出了近8000件商品,但现在空空如也,显示“商品不见了,看看其他商品吧”。

  13岁辍学,微商发家

  那么,引发争议的殷世航到底是谁?估计很多人一头雾水,听都没听过。

  简单来说,这是一位靠“求婚”“订婚”火起来的网红。

  出生于浙江丽水的殷世航,13岁就辍学了,自幼外出打工,开过宠物店,做过微商。

  后来,殷世航全民k歌刷评论显示不出来转型在快手当主播,一开始秀秀恩爱,挣点小钱。其女友是快手470万网红“何婧婧”。

  自从二人分手后,殷世航便一路开始了他的“作妖吸粉”之路。

  先是选妃式官宣与“套路璐”的恋情。

  随后,殷世航故技重施,火速向女友“套路璐”求婚,并在直播间准点开播,现场安排4个神秘女性,都盖着盖头,让网友在线猜题哪一个是他的求婚对象。

  其实,现场神秘女嘉宾,都是有名有姓的主播。掀起盖头后,殷世航介绍她们ID,引导围观网友关注,为在线导流的直播过程,持续了2个多小时。

  整场直播进行了有5个多小时,真正的求婚环节只有15分钟。

  求婚结束后,殷世航立马引导粉丝去别的直播间,推销10块钱8包的纸巾。

  据殷世航本人公开透露,卖纸环节卖了800多万元。

  有网友表示,当时求婚直播的在线人次超过千万。

  分手、复合、再分手、复合,每晚准点上演的情感大戏,凭着直播新剧本,殷世航在各大视频平台上吸粉无数,被网友冠上了“全网求婚一哥”的名头。

  23万人举报,史无前例

  为什么一夜之间被封杀?

  因为5月15日,殷世航又故技重施,直播和未婚妻“套路璐”订婚。

  从晚上9:00起,观看人数攀升至广东省榜第一,随后挤进全国榜第二,最后甚至霸占了全国榜第一。

  当晚,直播间铺大红毯,不少网红都来到现场,员工列队欢迎。

  图源:中新经纬

  殷世航拿着麦克风,骑着白棕色马驹来直播,画风也是一次比一次离谱,可以说,用尽了所有的 “九点档”套路。

  一晚上的直播6个小时,卖了5个小时的货,把所谓的“未婚妻”撂在一边,全程几乎没有互动和多余的交流。

  从炒作恋情,到炒作私生活,从虚假宣传,到涉嫌售假,网友们的不满爆发了。

  仅仅一晚上,23万网友们举报了殷世航的直播间,引得快手官方紧急出手。

  直播“订婚”,吸金4500万

  什么是全网最大笑话?

  那就是一米五霸道总裁的世纪订婚,附赠官方封杀的那种。

  但更让人没想到的是,殷世航这种土味“订婚”直播,竟然可以吸金4500万。

  据网上披露的信息,单5月15日晚直播,殷世航有可能获得的提成,高达1600万。

  网红的收入真的高得让人跌破眼镜,偏偏还有看客愿意为这种闹剧买单。

  殷世航做微商时,已经劣迹斑斑。封号之前,就有不少网友扒出他直播卖假货。

  在殷世航电商店铺中,某国产品牌套盒,一共有十支口红,售价199元。

  算个账,单只唇釉20元都不到,“成本价都不够”。

  有网友留了个心眼,截图去询问了该品牌工作人员,直接遭到官方下场打假。

  此外,网友还发现,某平台上38元的香水套盒,到殷世航这里摇身一变卖138元,价格翻了几倍,销量竟然达到6000多套。

  无良直播主播,割起韭菜来,果真“一点也不拿自己的粉丝当外人”。

  靠着这些路数,殷世航收入不菲。

  有一次网友吐槽殷世航“小丑”。不曾想,殷世航反过来讥讽:

  “当你知道我一场直播一辆库里南的时候你才恍然大悟,小丑是你哈哈。”

  要知道,库里南是劳斯莱斯大型SUV,价格在500-800万之间。

  如今,为了炒作无所不用其极的主播,一抓一大把。还有不少模仿殷世航短视频创作者,通过复刻、吐槽、调侃殷世航,圈了几十万到几百万粉丝。

  这样的人在网上“扮丑”,在流量中大捞一笔,甚至坐地起价,卖无良假货。

  最终,辣眼睛、上当是网友,劳斯莱斯被网红提走。

  电商直播“寄生虫”,无处不在

  辛巴“假燕窝”事件,才刚过去不久。顶流主播,把成本不到4元的糖水包装成燕窝,10倍价格卖给粉丝,随后被禁封90天。

  此前,还有网红主播廖某直播间卖假货,当场被上海公安局抓获。据统计,廖某每场直播平均有20万人收看,靠着直播售假,竟然年入千万。

  看似独立的闹剧和骗局背后,有一个不争的事实:直播行业观众已经不够用了。好品牌诞生的速度,根本追不上网红主播批量生产的脚步。

  我们看到直播行业主播“滚雪球”式膨胀。4月份,据小葫芦数据统计的网红榜单显示,全网3家网红机构,单月打赏,流水过亿。排名前15的网红机构,月打赏总流水8.16亿。

  图片来源:今日网红

  淘宝主播人数,2020年增长661%。

  这本来是好事,电商直播本身就是且极其专业的新行业,诞生了一批稀缺的优质主播。比如大家所熟悉的薇娅、李佳琦。

  但实质上, 他们不是头部主播,而是头部中的头部。顶尖的议价能力、国民级IP、平台流量扶持,让他们能持续带货全网最大折扣的优质商品,无人能及。

  能提供这种附加价值的主播,短期来看,难以复制。新增的腰部和脚部的主播,不得不暴力厮杀。一批“不良”网红,混迹其中。有的为搏出位。有的卖假货、割韭菜、“收智商税”。

  当电商直播蠕动一大批“寄生虫”,也就意味着网红带货,不可避免地迅速变质。

  何为魔幻?那就是“劣质网红”一晚直播的收益,相当于一辆劳斯莱斯。

  好在,德不配位必有灾殃,这句老话屡试不爽。玩弄上亿名网友的殷世航,从火上热搜,到官方禁封,还不到6个月。

  “如果你想走到高处,就要使用自己的两条腿!不要让别人把你抬到高处;不要坐在别人的背上和头上。”尼采的谏言,放在今天同样适用。

  看似造神的电商直播,到头来还是会把品行与高光位置不符的人重重摔下。历来如此。

  「往期精华」点击图片阅读更多

  欢迎分享、点赞、在看,一键三连

0条大神的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