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下单平台:快手取消大小周15天后,字节急了?

daiit|
46

  邦哥推荐:“取消大小周”尘埃落定后,许多字节跳动的员工在朋友圈转发着快讯,有人激动地配文“过年了”,但又配上了表达忧虑的表情包。

  来源丨豹变(ID:baobiannews)作者丨盛敏头图丨图虫

  快手宣布取消大小周后第15天,字节跳动也宣布将结束公司从创立起维持了将近9年的大小周制度。

  7月9日晚间,字节跳动发出全员邮件,邮件里只写了两句话:

  “我们将于2021年8月1日起取消隔周周日工作的安排,请大家做好相应调整。8月开始有需求的团队和个人,可以通过系统提交加班申请。”

  连日来为“是否取消大小周”摇摆的字节,终于做下了决定,一位字节员工直言:“改变的动力往往来自竞争对手做出动作”。

  过去几年,抖音的崛起一路伴随着与快手的竞争。无论是日活用户、海外扩张,还是广告销售、直播电商,都是快手与字节缠斗不休的领地,背后是双方对人才的争夺。

  这让许多人感到疑问,字节跟进“取消大小周”,究竟是两家公司逐渐“躺平”放慢竞争的前奏,还是全面竞争的惯性延续?

  字节与快手真能“慢下来”吗?“取消大小周”后,打工人的日子会变好吗?

  暗战大小周

  今年6月,字节跳动率先开启了“是否取消大小周”的讨论,内部展开调研。 6月17日CEO面对面活动上,新上任的字节CEO梁汝波提出“经过内部调研,三分之一的人不支持取消大小周”,没能立即给出答案。 一个星期后,快手HR团队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通全民k歌刷播放量软件过邮件向全员发布了“取消聚焦日”的通知。 一位在工位上看到全员信的快手员工对《豹变》形容,“像高考结束一样”,听到了整个公司的欢呼声。

  大部分快手员工都对这个消息毫无准备,一位员工向《豹变》透露,字节跳动内部开始讨论“是否取消大小周”后,快手员工一直在观望,但他们没想到取消速度如此之快,以为至少会有问卷调研。 那一晚,内部论坛字节圈里难以平静。 一位字节跳动的员工在公司内部发出感慨:“比较失望。我们的组织建设,居然被快手带节奏?还没快手有判断力。我们一直在跟随。” 两家公司是商业里的对手,从业务竞争到招聘抢人,无不带有“火药味”。而大小周一定程度上也是竞争力的体现,更多的工作时长才能产生更多的成果。 快手在取消“大小周”上悄悄按下加速键,反倒将字节架在了火上。 “抖音还能否在与快手的校招竞争中保持竞争力?”这是一些字节员工的疑问。 对抖音和快手,这两个高度竞争的团队来说,“取消大小周”的争分夺秒背后,更加激烈的是雇主品牌建设比拼,和对同类优质人才的争夺。 快手宣布“取消大小周”的第一时间,HR群里讨论称:“以后招聘都能容易点。”“招聘费又可以节约了。” 快手是今年年初才开始全公司大小周的,执行刚半年。字节跳动员工为公司在抢速取消大小周上“棋输一招”感到遗憾,但是十一万员工在这件事上情绪也是更复杂的。 此前的讨论里,反对取消大小周的员工们主要在两方面发问: 1、取消大小周,工作量不变,会不会变成被公司白嫖。 2、每个月加班两个周日,双倍工资是算在薪资总包里的,取消大小周岂不是相当于降薪了。公司会做薪资的普调吗?关于薪资的讨论,在字节内部更为激烈。 在快手消息公布后,一位字节员工向《豹变》表示,他预测公司会“取消大小周”的信心更强了,“不跟就输更惨了。” 字节员工也在内部字节圈上献言献策:比如调整为一个月只有一个周日加班;业务、团队按需申请加班;不统一规定是否取消大小周。

  “狼性”还是“佛系”?

  “卡盟刷全民k歌试听大小周”,原本就是竞争加速的产物。 从2012年张一鸣成立今日头条开始,这家公司就一直保持着大小周的工作传统。 那个时候,智能手机开始普及,移动互联网时代步入了快车道。时机稍纵即逝,产品需要快速迭代,企业目标、用户需求、日活、月活、商业化,创业者们分秒必争,也需要员工投入更多工时。 张一鸣信奉延迟满足感,一位字节员工在脉脉上回忆,2014年以前,大小周完全是义务无偿的。

  快手彼时也正尝试从动图制作工具GIF转型到短视频社交平台。创业地点华清嘉园距离张一鸣创业的锦秋家园,不过3公里。 2014、2015年,今日头条日活猛增,更多的员工加入,也需要招募更多人才,大小周这个原本可以实现的最大公约数也受到了挑战。于是大小周攒积分的形式出现,积分攒够能够兑换一个iPhone。直到2016年,才有了大小周加班的1.2倍薪资。 宿华和程一笑在快手发展初期显得更佛系,700万日活之前用户全是自然增长,2016年下半年才建立APP推广部门。 2016年下半年,字节跳动推出了抖音,短视频的风越吹越猛烈,对前辈快手的追逐,让两家公司竞争越来越激烈。 抖音的“狼性”让曾试图保持“佛系”的快手发生了动摇。 据媒体报道,2017年快手与抖音竞购Musical.ly失败后,快手海外部开了一个内部会议,宣布以后实行大小周制度,加班加点维护一款名叫Kwai的海外短视频应用。 2017年末至2018年初被视作一道分水岭。这一时期,抖音通过明星效应,以及在热门节目中的投放向快手发起冲击,最火热的跨年演唱会的赞助竞争中,抖音同时赞助了当年江苏卫视、湖南卫视、浙江卫视的跨年。 QuestMobile数据显示,抖音的日活在那个春节增加了近3000万,成为外界看好的“下一个快手”。 随后,抖音以“酷潮”内容的标签持续扩张,2019年1月,抖音宣布日活超过2.5亿,在日活竞争中,正式超越了4个月后才宣布日活突破两亿大关的快手。 快手不得不正视这个无时无刻不在加速的对手。据深网报道,2018年1月,抖音和快手用户重合度不过10.3%,到2019年5月,已经达到46.5%。36氪报道,2019年,抖音广告营收 600-700 亿元,超出快手近4倍。 自此,一向“佛系”的快手宣布进军商业化,抢夺抖音的广告市场份额。2019年6月,宿华和程一笑更是发布全员信,直指快手内部松散的组织、佛系的态度,让他们寝食难安,快手管理层对此进行了深刻的自省和反思。 “我们已经不是跑得最快的那支队伍。”宿华定下了第一个被公众所知的KPI的同时,快手正式与抖音迈入了同一条加速跑道。

  没有“慢公司”

  抖音与快手的竞争中,再也没有“慢公司”。 2019年7月,抖音宣布日活用户已超3.2亿。为了追赶抖音,快手定下了在2020年春节前达到3亿日活用户的目标。 一位快手员工在当时向新京报爆料,在3亿日活目标定下后,快手“不打卡、双休日”的工作制出现调整,有的部门已经实行996工作制。尚未要求制度加班的部门也开启加速,该员工透露:“我们暂时没要求打卡,但大家都能九点半来,我也不会迟到,下班后还会在回家的路上处理各种信息、邮件等”。 2019年8月,快手抢先推出信息流单列下拉、神似抖音的快手极速版,以拉新补贴的模式迅速扩张。赶在同月的最后一天,抖音极速版火速在OPPO应用市场上架,同样采取了红包补贴来裂变拉新的同时,采用了与快手相同的“关注”界面设置。 “南抖音、北快手”的分立格局在极速版的竞争中彻底成为过往,快手的招股书中提到,极速版的推出旨在吸引更为广泛的用户群体。而尤其强调:“与快手主站相比,快手极速版吸纳的用户大多来自中国南方地区。”

  电商亦是抖音与快手互相追逐的另一块战场。 2019年6月,快手成立电商团队,在“私域流量”的高粉丝忠诚度中,快手电商一路狂奔。一年后,抖音迅速在618前正式成立电商部门,与快手在主播、品牌、中小商家、供应链等领域缠斗不休。 抖音忌惮着快手高粘性“私域流量”与傲人“复购率”的同时,快手也为抖音的高流量感到焦虑。2020年,36氪曾援引知情人士报道称,在得知抖音电商当年的GMV目标为2000亿之后,快手电商也迅速将原先的1000亿目标调高至2500亿。 “没有人敢先停下。” 全面竞争的硝烟笼罩着快手与字节。快手上市前的招股书风险提示中提及“我们业务的多个主要方面与中国其他互联网公司存在激烈竞争,尤其是直播、线上营销、电商及其他方面。”在这些竞争中,每一处都有字节的身影。 这就不难理解,2020年12月29日,快手人力负责人刘峰在这一天的全员大会上,突然宣布了快手将在2021年1月10日开启大小周的决定。刘峰提出,公司已经有70%的人(实际)在大小周,为了让前、中、后台联系紧密,大小周的启动更为必要。 而快手等公司两倍加班费,也在字节圈内引发强烈讨论,直到2020年12月1日,字节才宣布将周末加班双倍工资。 从递交招股书到完成上市的92天里,快手对冲刺的焦虑和渴望或许如影随形,开启字节“原创”大小周的同时,快手也从抖音身旁拿走了“短视频第一股”的头衔。

  然后呢?

  上市四个多月后,快手率先取消了大小周。那一天,快手员工在朋友圈里刷屏转载着取消大小周的快讯,许多人配文“拒绝内卷”。 7月9日,“取消大小周”的躁动与欢呼也相继从字节的角角落落传出。 在快手与字节的引领下,许多人相信,“取消大小周”是一个必然的趋势。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员工在社交网站上讨论着取消大小周的可能性。

  互联网公司高速增长期已经过去,更长时间的加班也不一定会带来更多的价值外溢,超长工时对员工身心健康带来的侵蚀迎来更多舆论讨论。 看起来,打工人就要从“内卷”中解放了。 但取消大小周的同时,快手仍然为自己留下了“按需加班”余地,字节也早早为“有需求的团队和个人”准备好了周末加班的申请流程。 这或许是因为,上市后的快手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字节跳动的IPO野心并未远离。而在电商、本地生活等更多领域,字节与快手都在释放着更大的野心。

  有字节员工对《豹变》表示,按需加班可能意味着项目在比较紧张的时候需要周末加班,可能是三个月五个月,这样休息会更有弹性空间。 象征着“加速竞争”的大小周停下了,但大厂间刷全民K歌收听率的竞争看起来很难一夕熄火。 “取消大小周”尘埃落定后,许多字节跳动的员工在朋友圈转发着快讯,有人激动地配文“过年了”,但又配上了表达忧虑的表情包。 “工作需求真的会减少吗?”“因为加班费而虚高的总包工资取消后会得到补偿吗?”字节人的快乐许多都带着谨慎。 他们开始关心下一个问题:取消大小周,然后呢?

0条大神的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