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1000粉丝全民:“文艺”这个词,是如何跟快手扯上关系的?

daiit|
41

  文艺,不只是一种腔调,更是人们对生活的提炼、升华和表达。

  作为现实的某种延伸,在每个时代,它都有属于当下的独特载体,重新填充进我们的生活当中。 短视频平台快手,就是这样一种载体。 有这样一批人,他们做原创歌曲,拍古装剧集,演二人转……无论是硬件设备,还是拍摄技术,都达到了专业水平。每到晚上,无数粉丝便涌进快手,围观一场场热闹的演出。 快手,正构造起他们自己的文艺世界。

  业余选手

  “权宠刁妃实在太好看了”,一位网友评论说。

  “是啊,御儿的古风剧真的上头,我一口气刷了好多”,另一位网友应和道。

  权宠刁妃在微博引发热议

  《权宠刁妃》是一部和原小说IP合作的连续剧,第一季共17集,每集1-3分钟,加起来却只有一集正常电视剧的长度。对短视频主“御儿(古风)”来说,这绝对是她最骄傲的作品之一。

  播出后,评论里催更的声音此起彼伏,每集都有1000万的播放量。

  起初,御儿并没有想过做剧,只是拍拍短视频,搞搞直播。换过几个平台,效果都不太好。后来,工作室负责人李磊提出了建议:“身边朋友都在看快手,经常几百万的点击量,不如来这里试一试。”

  那时,御儿刚毕业没多久。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看小说和刷网剧的习惯,为她积攒了许多短视频创作的灵感。

  御儿生活中是个平易近人的普通女孩

  半年来,每发一个视频,就会稳定增长两千左右粉丝。直至2018年的一天,御儿突然意识到,两分钟的长度不足以承载更多的内容和表现手法,进而萌生了拍长剧情的念头。

  “我平时看剧喜全民k歌刷试听2018欢放两倍速,边放边做别的,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她想,如果速度不变,而是把时长和剧情变得紧凑了,会不会更适合大众的习惯呢?

  写好了剧本,又请了化妆师,就这样,仅三个人的团队排出了第一部短视频剧。

  “大家都是外行的嘛,当时还很粗糙”,李磊说:“现在回头看,有点儿像几个人站着念台词。加上御儿的普通话不算标准,我们都没敢太期待。”

  在这个领域,大家都摸着石头过河,没有成品借鉴,更没有专家。

  没想到,剧集播出之后,竟引来不少观众的讨论。有分析剧情的,有吐槽男主的,但最多的声音,还是大家意犹未尽的催更。这让御儿看到了短视频剧的潜质。

  受众的喜爱,不断促使团队在制作上,逐渐走向精致化。

  他们开始认真研究起古装的搭配,李磊从零学起了摄影和剪辑。有一天,他看到朋友在玩配音软件,问了下才知道,原来电视剧是需要后期配音的。接着,他又在音效上下功夫,找专人来配音。

  随着御儿剧本创作愈加成熟,很快,第二部剧集发布了。

  这一次,他们一集就涨了15万的粉丝,第一季播完,一共涨了100万粉丝。看到喜人的成果,所有人都觉得努力没有白费。他们决定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短剧里。

  御儿每次推出新剧,都是快手用户中热门的话题

  同样是把业余做成专业的人,还有原创音乐人“白小白”。

  当年,白小白还是个全国各地到处窜的驻场歌手,一把吉他,什么酒吧,串店,洗浴中心,哪有活就去哪演。演的歌,也都是些翻唱。而他自己写的歌,却一直放在背包和抽屉里,没露过面。

  “人家老板找你唱歌,是给顾客听的,想唱自己写的?那不开玩笑么?没人听过不可能唱的。”

  喊麦最火的时候,白小白下载了快手。除了刷刷段子,自己也学着做搞笑视频,积攒了点粉丝。一次,他在直播时候提起自己写的歌曲,大家非让他来一段。结全民k歌经验怎么刷果,这一唱,直接把自己唱红了。

  有人问他,这么好听的歌,怎么不出张单曲或者专辑呢?他苦恼地说:“没渠道啊。”对方一句话让他恍然大悟:“你就在快手上出呗。”

  早期白小白会翻唱流行曲目,也发布自己的原创作品

  这些粉丝给了白小白动力。他把自己的原创歌曲发布在快手上,很快成了平台里当红原创歌手之一。因此,他不仅有了出专辑,在音乐平台上架歌曲的机会,还发了自制的MV。从驻唱歌手,成功转型为独立音乐人。

  现在,白小白已经发布了6张专辑,10首单曲。他在快手号置顶的原创歌曲MV《幸运有你》,获得了2600万的观看。

  《幸运有你》发布后,一直被白小白首页置顶

  这首歌,正是他写给这将近5000万的粉丝的。

  行家

  白小白的歌真的火了。

  在他的直播间里,经常有新来的粉丝惊叹:“哎呀,终于找到你了!原来在快手上。”这些粉丝,都是在各个音乐平台听到歌之后,又到快手上搜到的。

  “他们都是铁粉,想了解我,一看快手还有(我的)直播,就经常来互动了。”白小白解释道。

  快手上的原创音乐人并不少。2018年,白小白跟球球合作了一首歌,《宠爱吖》。这是他第一次给别人写歌。自从有了自己的工作室,用短视频剧情制作MV,成了他独有的风格。

  白小白说:“我写的还是普通人都有的情感、经历,大家一听就感同身受。”

  2019年,御儿再次扩大了团队规模,招聘影视专业人才。然而,在不断摸索中,团队早已形成自己的经验和风格,新来的员工虽有很强的专业技术,为了保持调性,必须要进行二次培训。

  毋庸置疑,律师出身的李磊,已然是个短视频剧的行家了。

  “短剧和电视剧、电影不一样的,除了拍摄要用竖屏,节奏和剧情都很大区别,你首先要明白受众为什么会在短视频平台看全民K歌刷花全网最低你的剧”,李磊说:“很多科班出身的人,水平特别好,但是拿过来剧本是网大的样子,这就离快手观众们远了,要调整的。”

  现在,御儿在快手上发布了18部剧集,题材有穿越、宫斗、神话等等。每一个作品,李磊都严格把关,一点不敢松懈。

  在快手上,一旦找到自己的定位,你就能成为这个领域的王者。

  快手账号“张二嫂”,实际上是个男二人转演员,本名张超。能够坐拥3400万粉丝,还要归功于他老婆吴老二。

  2014年,张超离开了二人转剧团,和妻子一起回到了农村老家。吴老二注意到,在这里,很多有趣的事都是围绕“泼妇”展开的,就让张超拍类似的段子。

  张二嫂的经典短视频形象

  他头戴一顶假发,身穿花棉袄,就地取景,加上本身就有二人转演员的功底,演起农村女性来,简直是活灵活现,深得人心。

  “现在才知道,这叫人设,叫定位,当时就是想有点特色,结果很多人观看,说有一种亲切的乡村感觉”,张超说。

  早期,张超的主要工作还是跟着剧团跑演出,业余时间才拉上同事拍快手。那时候,谁也没把拍段子当成正事,只有张超一直坚持了下来。

  现在,张超也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团队的商务总监就是原来剧团里的舞台总监,他说:“当时我们都不咋重视,觉得短视频就是图一乐,哪有二人转演员重要。”

  当看到张超的粉丝从0一路涨到400万时,他才明白,张超已经有自己的事业了。

  对很多人来说,“文艺”始终是一个距离很远,“端着”的东西。

  但在快手上,无论你追一部剧,还是听一首歌,看一个段子,通过直播和动态,都能感到一种和作者的亲近感,就像身边一个普通的朋友。

  文艺,不过是日常的陪伴。

  带货

  有了流量加持,为了活得更好,这些短视频主不约而同都选择了同一种变现途径,那就是带货。

  李磊很早就看好带货这一模式,只是那时候,大家对带货这种行为还比较排斥。“一提卖货挨骂特别多,粉丝一进直播间,‘你怎么是个卖货的?’‘能不能好好做剧?’很多人不能理解早期带货的心理压力。”

  御儿是个简单的人,一心只想把剧演好,一带起货来,完全不知道怎么面对镜头,也不擅长调动氛围。

  一开始冲进带货战场,基本都是铩羽而归。

  2019年,随着李佳琦、薇娅、娃娃等垂类主播跻身顶流,带货已经成为当下最普遍的购物方式之一。

  御儿经常在拍剧前化妆的时候开播,顺便推荐一些自己用过的化妆品和服饰,发现这种不经意的安利,反而更多人愿意买了。

  御儿的带货专场,都是自己试用过体验不错的产品

  “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电商方式——体验式带货。御儿自己用过的,觉得好的,我们会和商家要一个合适的价格,在直播间上架”,李磊说。

  在快手带货机制日渐成熟之时,白小白和张二嫂也找到了适合自己风格的商品种类。

  白小白体会到,出于文艺作品建立的信任,更具个人化,也更要细心呵护。“我的粉丝70%都是女粉,情感很细腻,她们会更相信我这个人。”

  曾有商家到白小白的直播间刷礼物,目的就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进而达成商务合作,让他帮着带货,谈分成。后来,他发现商家的供货质量不稳定,“一旦出了问题,粉丝就会觉得主播坑了人。”

  于是,他干脆自己做起了电商,卖运动品牌服饰,刚好符合他的穿搭审美。粉丝也很认同。

  张二嫂很早开始尝试带货,珠宝、母婴、家居,却一直没找到适合自己的路线。“我们的男性观众占65%,大家还是喜欢轻松娱乐的内容”。遭到挫折之后,他转换了思维,专门培养几个垂类的带货主播,然后用大号去引流。

  今年,他们把办公室扩大到了一万多平,说啥要把带货搞起来。

  时代在变,每一晚睡前陪伴人们的文艺作品也在变。短视频时代,人们和创作者的互动加深,商业元素也在找到合适的落地方法,但我们能确定,这种新的文艺生活,越来越多元,能让我们更容易寻找适合自己的梦。

  点【在看】,享受自己的文艺生活

  看更多人物故事

  点击下方名片

  关注十点人物志

  点在看

  享受自己的文艺生活

  ↓↓↓

0条大神的评论

发表评论